娆㈣繋鎮ㄧ櫥闄喤芄吠脊偻-官网|首页-欢迎您!!     鏀惰棌鏈珯 璁句负棣栭〉 甯姪涓績 
绉鍙戠綉 鍙戝瀷 缇庡彂 绉鍙
棣栭〉 鈹  跑狗图官网 鈹  中心概况 鈹  新闻公告 鈹  师资队伍 鈹  科学研究 鈹  人才培养
褰撳墠浣嶇疆锛主页 > 师资队伍 > 姝f枃
钼铁矿里的一窝硕鼠

鏃ユ湡;2019-09-08  鏉ユ簮锛毼粗  浣滆咃細admin

  钼铁矿里的一窝硕鼠_电力/水利_工程科技_专业资料。警钟长鸣 看 守 所 里 的 鲁 立 弟 钼铁矿里的一窝硕鼠 看守所里的俞兴华 看 守 所 里 的 胡 林 看守所里的叶光明 ■ 文 / 庞仲明 杭 州 市 余 杭 区 闲 林 埠 钼 铁 矿 是

  警钟长鸣 看 守 所 里 的 鲁 立 弟 钼铁矿里的一窝硕鼠 看守所里的俞兴华 看 守 所 里 的 胡 林 看守所里的叶光明 ■ 文 / 庞仲明 杭 州 市 余 杭 区 闲 林 埠 钼 铁 矿 是 1957 年 成 立 的 一 学 个县级国有 企 业 , 原 有 职 工 上 千 人 , 矿 区 里 有 医 院 、 校、 儿 园 , 生 活 设 施 齐 全 , 矿 区 环 境 幽 雅 。 2002 年 6 幼 月, 该矿因矿产资源枯竭, 经上级批准闭矿歇业。于是 乎, 趁着闭矿前后的 混乱时期”原矿长、 委书记、 “ , 党 副矿长 以 及 下 属 财 务 人 员 利 用 职 权 私 分 公 款 、 贿 受 索 贿、 挪用公 款 , 最 终 共 有 9 人 落 入 法 网 , 其 中 8 人 已 被 判处有期徒刑。 一个已被闭矿歇业的钼铁矿竟然一下子挖出了 9 名啃 啮 国 有 资 产 的 硕 鼠 ” 这 在 当 地 引 起 了 不 小 的 震 “ , 动, 也引起了人们的诸多思考。 趁着混乱时期私分公款 2001 年 下 半 年 , 钼 铁 矿 因 矿 产 资 源 枯 竭 准 备 歇 业。 在 安 置 企 业 人 员 的 过 程 中 , 有 些 特 殊 工 种 的 职 工 要提前退休, 有些职工要下岗, 他们希望能得到一定 的补 贴 。 为 了 提 高 职 工 的 安 置 补 贴 标 准 , 时 任 钼 铁 矿 矿长的俞兴华、 矿长胡林、 务处长蒋允中等人经 副 财 商 议 后 , 于 2001 年 9 月 26 日 以 奖 金 名 义 从 钼 铁 矿 财 务上提取了人民币 88.41 万余元。 然而, 这笔资金没有 如数发放给职工, 俞兴华、 蒋允中却将其中的 48.41 万 余元 予 以 截 留 , 并 以 钼 铁 矿 的 名 义 办 理 了 一 张 中 国 建 设银行的存单, 准备 “见机行事” 。嗣后, 该存单通过转 账、 金 支 票 等 形 式 转 存 到 了 蒋 允 中 个 人 名 下 的 建 行 现 龙卡上, 本金加利息已增至 48.87 万余元。 ( 2002 年 6 月 5 日, 经杭州建材冶金控股 集团) 有 限 公 司 批 准 , 钼 铁 矿 闭 矿 歇 业 , 并 于 2002 年 7 月 建 立 留守 清 算) 组 , 后 由 杭 州 市 工 业 资 产 经 营 有 限 公 司 下 ( 属的杭州市工业破产歇业企业托管中心托管。原矿长 俞兴华、 委 书 记 鲁 立 弟 、 矿 长 叶 光 明 、 务 处 长 蒋 党 副 财 2007 年 9 月至 12 月, 钼铁矿原矿长俞兴华因犯 贪污罪、 贿 罪 、 用 公 款 罪 , 三 罪 并 罚 被 杭 州 市 余 杭 受 挪 区 人 民 法 院 判 处 有 期 徒 刑 16 年 ; 原 矿 党 委 书 记 鲁 立 弟 因 犯 受 贿 罪 、 污 罪 , 两 罪 并 罚 被 判 处 有 期 徒 刑 11 贪 年, 并处没 收 财 产 人 民 币 4 万 元 ; 原 副 矿 长 叶 光 明 、 胡 林 因 犯 贪 污 罪 分 别 被 判 处 有 期 徒 刑 10 年 6 个 月 , 并 处没收 财 产 人 民 币 2 万 元 ; 原 项 目 开 发 处 处 长 姚 建 明 因犯贪 污 罪 被 判 处 有 期 徒 刑 7 年 ; 原 财 务 处 处 长 蒋 允 中因犯贪污 罪 、 贿 罪 、 用 公 款 罪 , 三 罪 并 罚 被 判 处 受 挪 有期徒 刑 20 年 , 并 处 没 收 财 产 人 民 币 3 万 元 ; 会 计 洪 秀娟、 出纳邬连凤因犯贪污罪, 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 5 年和 6 年。 2008 年 1 月至 2 月, 中共余杭区纪委分别开除了 俞兴华、 鲁立弟、 叶光明、 胡林的党籍。 50 警钟长鸣 允中 等 人 转 为 该 矿 留 守 组 成 员 , 由 俞 兴 华 担 任 留 守 组 组长 , 鲁 立 弟 担 任 留 守 组 副 组 长 。 留 守 组 的 主 要 职 责 是处理企业遗留问题, 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。然而, 歇 蒋 业后一见时机成熟, 俞兴华便同叶光明、 允中等人 多次 商 议 私 分 这 笔 公 款 之 事 。 胡 林 虽 已 离 矿 , 但 也 参 与了商议。 2003 年 1 月 30 日, 经俞兴华同意, 蒋允中 将她保管的 48.87 万余元人民币予以私分, 俞兴华分 得 15 万元, 蒋允中分得 13.87 万余元, 叶光明、 胡林各 分得 10 万元。 案发后据俞兴华交代: 2003 年上半年的 “ 一天, 蒋允中打电话给他说: 你过来一下, 身份证带 上, 把事情办办掉好了。” 俞兴华心中有数, 把事情办 “ 办掉” 是要分钱了, 于是连忙开车过去会同蒋允中 就 来到了她家对面的一家建设银行。蒋允中拿过他的身 份证就以他的名字办了一个银行存折。俞兴华接过一 看 , 存 折 里 的 数 额 有 15 万 元 , 就 惊 喜 地 说 : 这 么 多 “ 啊! 其他人多少? ” 蒋允中说: 你多拿一点, 我们三个 “ 胡 人比你少 一 点 。 ” 法 炮 制 , 蒋 允 中 给 叶 光 明 、 林 也 如 各办了一个 10 万元的建行存折。 钼铁矿留守组的头头带头私分公款, 其他留守成 员 也 蠢 蠢 欲 动 。 蒋 允 中 、 秀 娟 、 连 凤 等 人 于 1995 洪 邬 年 就 在 钼 铁 矿 分 别 担 任 财 务 处 长 、 会 计 和 出 纳 , 2002 年 6 月转为该矿留守组成员后继续从事财务工作。她 们手里保管着一个乃至多个数额不等的 “小金库” 。 中的 4 万元用于缴纳他们个人创立的杭州金贝工贸 有限公司的注册资金, 每人的注册资金为 2 万元。 凭借职权公然索贿受贿 现 年 60 岁 的 俞 兴 华 于 1968 年 就 到 钼 铁 矿 工 作 , 从班组长、工段长干起, 1989 年担任了钼铁矿的车间 党 支 部 书 记 , 1993 年 升 任 钼 铁 矿 矿 长 , 2002 年 7 月 担 任钼铁矿留守组组长。 身为一矿之长, 当年的俞兴华可谓是大权在握, 呼风唤雨。 2001 年下半年, 钼铁矿领导班子经讨论决 定, 由该矿的项目开发处负责处置一批铜管设备业 务, 同时决定以评估价出售这批铜管, 超价部分给予 奖励。 后来由于这批铜管设备比较行俏, 一共卖了 200 多万元钱款。姚建明在处置这批铜管设备中自己也赚 了一些 钱 , 于 是 他 来 到 俞 兴 华 的 办 公 室 递 上 一 只 信 封 说: 这点钱给你, 拿去买点烟抽抽。” “ 俞兴华收下了。 车某是杭州市设备物资调剂中心有限公司的经 理。钼 铁 矿 歇 业 后 , 企 业 的 资 产 和 设 备 都 由 该 公 司 处 理。钼铁矿则由留守组副组长鲁立弟等人具体负责这 块工作。 2002 年下半年, 车某在负责处置钼铁矿资产 的过程 中 受 到 了 留 守 组 组 长 俞 兴 华 、 组 长 鲁 立 弟 和 副 财务人 员 蒋 允 中 的 配 合 和 关 照 , 资 产 处 置 工 作 比 较 顺 利。于是他送给俞兴华、 鲁立弟、 蒋允中三人各 3 万元 人民币 “意思一下” 。当然, 这些贿款是 “羊毛出在羊身 上” 。俞 兴 华 也 心 知 肚 明 : 这 笔 钱 应 该 是 车 某 在 接 受 “ 委托处置我公司的资产过程中, 实际资产处置价 即 ( 资产卖 给 下 家 的 全 部 货 款) 与 返 还 给 我 单 位 财 务 账 上 的资产 处 置 价 , 两 者 之 间 差 额 中 的 一 部 分 钱 款 。 事 实 上, 这笔钱就是我单位资产实际处置款中的一部分。” 钼铁矿的硫精矿粉和废铁精矿粉都是商家竞争 购买的紧俏材料。该矿职工陈某一直负责承包销售矿 里的硫 精 矿 粉 和 废 铁 精 矿 粉 生 意 , 对 矿 粉 比 较 懂 行 , 也有销售渠道。因此他要求个人承包硫精矿粉及购买 废铁精矿粉下脚料。 2001 年至 2004 年间, 由鲁立弟提 议, 经俞兴华拍板决定, 让陈某承包了该矿硫精矿粉 业务以 及 由 他 购 买 该 矿 废 铁 精 矿 粉 下 脚 料 , 并 在 价 格 上给予 了 优 惠 。 陈 某 为 感 谢 俞 兴 华 和 鲁 立 弟 的 关 照 , 在 2001 年 至 2004 年 的 每 年 春 节 前 夕 , 先 后 4 次 共 送 2001 年至 2002 年期间, 蒋允中伙同邬连凤 将 钼 铁矿在保 险 公 司 的 集 体 保 险 返 还 款 、 行 四 季 乐 ” 银 “ 返 还款 以 及 从 单 位 账 户 上 提 取 的 资 金 , 放 入 蒋 允 中 化 名 “蒋云” 设 的 2 本 个 人 银 行 存 折 账 户 , 作 为 钼 铁 矿 的 开 “小金库” 资金由邬连凤保管。 2003 年至 2006 年, 蒋允 中伙同邬 连 凤 、 秀 娟 商 量 后 , 以 发 放 奖 金 、 贴 和 报 洪 补 销 等 名 义 , 共 同 侵 吞 小 金 库 ” 的 公 款 24.6 万 元 , 其 “ 里 中蒋 允 中 实 得 10 万 余 元 , 邬 连 凤 实 得 7 万 余 元 , 洪 秀 娟实得 7 万余元。 此 外 , 在 2000 年 至 2001 年 期 间 , 钼 铁 矿 项 目 开 发处 处 长 姚 建 明 利 用 职 务 便 利 , 在 负 责 出 售 该 矿 一 批 铜管 设 备 的 过 程 中 , 采 用 收 取 买 家 的 现 金 货 款 不 上 交 单位财务的方式, 私自将 16.58 万元公款占为己有。 2002 年上半年, 担任钼铁矿党委书记兼副矿长的 鲁立 弟 伙 同 项 目 开 发 处 处 长 姚 建 明 , 私 自 将 该 矿 仓 库 里存放的一批旧物资、 设备进行出售, 并将所得款 旧 51 警钟长鸣 给俞兴华 1.2 万元人民币, 送给鲁立弟 3 万元人民币。 然姚 建 明 这 么 长 时 间 没 有 向 我 要 过 钱 , 也 就 不 想 把 钱 还给他了。” 检察人员: 你为什么向姚建明要钱或者说姚建 “ 明为什么会给你钱? ” 鲁立弟: 一是因为我分管姚建明这一块; 二是因 “ 为我知道姚建明在处理铜管和仓库物资中隐匿了两 笔钞票。其实我向他要钱, 有点敲诈勒索的意思。” 这番对话赤裸裸地暴露出了鲁立弟的贪婪嘴脸 和卑劣手法。 2001 年, 钼铁矿副矿长叶光明和职工包某将该矿 下属的冶金汽车修配厂单独转制为杭州冶金汽车修 配有限公司, 叶光明为该公司股东之一, 包某为该公 司法定代表人。这样, 两人通过汽车修配厂的转制, 既 避免 了 下 岗 , 又 获 得 了 个 人 发 展 机 会 。 为 了 感 谢 俞 兴 华在 汽 车 修 配 厂 的 转 制 中 对 资 产 评 估 、 买 价 格 给 予 购 的 关 照 , 在 2003 年 至 2006 年 的 春 节 期 间 , 叶 光 明 每 年都 要 到 俞 兴 华 家 里 去 拜 年 , 先 后 4 次 共 送 给 他 1 万 元 “拜年钱” 包某在 2004 年至 2006 年春节, 也先后 3 。 次送给俞兴华共 0.6 万元 “拜年钱” 。 就这样, 俞兴华凭借钼铁矿矿长和留守组组长的 职 权 , 有 权 就 用 , 有 送 就 收 , 2000 元 不 嫌 少 , 1 万 元 不 愁多, 六年间共计收受他人贿赂 6.8 万元人民币。 “ 。 俞兴华受贿发了横财, 鲁立弟也 不甘落后” 鲁 立 弟 于 1968 年 到 钼 铁 矿 当 工 人 , 1994 年 担 任 钼 铁 矿 副 矿 长 , 2001 年 升 任 党 委 书 记 兼 副 矿 长 。 1996 年 至 副矿长、 2003 年间, 鲁立弟利用担任钼铁矿党委书记、 留守组副 组 长 等 职 务 便 利 , 先 后 收 受 姚 建 明 、 某 、 陈 车 某等人所送的 10.2 万元人民币和 500 美元。其中, 鲁 立弟主动向姚建明索要人民币 3 万元。 2000 年底, 鲁立弟因在余杭镇福田花园购买房子 需交 1 万元定金, 于是又故伎重演, 再次开口向姚建 明索要 1 万元人民币。姚建明虽然感到有点“冤大 , 头” 但 又 不 好 得 罪 顶 头 上 司 , 只 好 如 数 把 钱 送 到 了 他 的办公室。 现 年 60 岁 的 钼 铁 矿 原 财 务 处 处 长 、 留 守 组 成 员 蒋允 中 更 为 贪 婪 。 她 利 用 手 中 的 财 权 , 不 但 伙 同 他 人 ( 共 同 侵 吞 公 款 80 万 余 元 个 人 实 得 24 万 余 元) , 单 独 或 伙 同 他 人 挪 用 公 款 129 万 元 , 还 多 次 收 受 蔡 某 、 车 某、 包某、 叶光明所送的人民币共计 7.4 万元。有了金 钱的 润 滑 , 蒋 允 中 便 在 财 务 上 给 予 关 照 。 如 杭 州 达 奇 铁合金有限公司是该公司总经理蔡某和钼铁矿合资 开办的企业, 蔡某占 36.5%的股份。 为了得到蒋允中在 财 务 上 的 关 照 , 1998 年 至 2003 年 中 秋 节 前 夕 和 春 节 前夕, 蔡某先 后 9 次 送 给 蒋 允 中 过 节 费 ” “ 拜 年 费 ” “ 和 共 1.5 万元。 2000 年下半年, 钼铁矿原矿长助理潘某向鲁立弟 借款 2 万 元 , 鲁 立 弟 欲 想 借 钱 , 但 又 不 愿 自 己 掏 腰 包 , 便向受其分管的项目开发处处长姚建明索要了 2 万 元人民币借给潘某, 2004 年 2 月, 潘某向鲁立弟归还 了 2 万元人民币, 但鲁立弟并没有把这 2 万元还给姚 建明, 自己又凭空进账了 2 万元。对于此事, 检察人员 与鲁立弟有一段精彩的对话: 检察人员: 你既然对潘某讲, 这钱是私人借的, “ 为什么要向姚建明拿钱? ” 鲁立弟: 因为这个时候姚建明正在处置矿里的 “ 铜管设备, 他手上有现金。” 检察人员: 姚建明手上有现金跟你私人借钱给 “ 潘某有什么联系? ” 鲁立弟: 我当时只是想向姚建明调个头。” “ 检察人员: 既然是调个头, 你后来有没有把钱还 “ 给姚建明? ” 鲁立弟: 没有。我一开始只想调个头, 但由于潘 “ 某借 钱 后 一 直 没 有 还 我 , 所 以 我 心 里 也 没 有 想 过 还 钱 给姚 建 明 。 过 了 几 年 后 潘 某 把 钱 还 给 我 了 , 我 想 想 既 挪用公款像掏自家腰包 钼铁矿闭矿歇业后, 虽然建立了留守组, 但原有 的一 些 规 章 制 度 和 财 务 制 度 渐 渐 松 弛 , 财 务 状 况 极 为 混乱 。 留 守 人 员 挪 用 公 款 借 人 垫 资 注 册 公 司 、 作 出 用 国保证金, 甚至炒股, 就像掏自家的钱包一样轻松自 如、 方便随意。 2003 年 8 月, 俞兴华姐姐俞某的儿子郑某要开一 家 电 器 公 司 , 因 缺 少 注 册 资 金 , 俞 某 向 俞 兴 华 借 款 25 万元。俞 兴 华 就 找 到 蒋 允 中 说 : 我 外 甥 要 开 店 , 注 册 “ 蒋允中表示同意, 马 资金不够, 要借 25 万元调个头。” 上 把 钼 铁 矿 的 25 万 元 保 险 返 还 款 借 给 郑 某 用 作 电 器 公司的注册资金。 52 警钟长鸣 2004 年 12 月的一天, 钼铁矿原副矿长胡林找到 蒋允中说, 他 的 儿 子 要 出 国 深 造 , 需 要 一 笔 保 证 金 , 请 她帮一 下 忙 。 蒋 允 中 当 即 表 示 同 意 , 并 征 得 俞 兴 华 的 “ 里 首 肯 后 , 便 将 小 金 库 ” 的 20 万 元 存 单 转 到 了 胡 林 的名下, 用作他儿子的出国保证金。 蒋允中自恃是财务一把手, 单独挪用公款更是恣 意妄为。 2002 年 12 月, 赵某因办公司缺少注册资金向 蒋允中告借。蒋允中答应后就把钼铁矿 “小金库” 里的 尔 48 万元公款转存到赵某在中富证券的资金账户内。 后, 赵某将这笔资金转至他公司的验资账号。 多 元 2005 年 后 增 至 1200 元) , 这 使 他 们 产 生 了 委 屈 ( 和补 偿 心 理 , 千 方 百 计 想 在 处 置 国 有 资 产 中 捞 点 好 处 补偿 一 下 , 甚 至 把 处 置 资 产 的 机 会 当 作 他 们 最 后 的 晚 餐, 以致胆大妄为、 不计后果。例如, 俞兴华、 蒋允中等 人在 私 分 48 万 余 元 公 款 的 谋 划 中 , 俞 兴 华 问 : 这 样 “ 做有没有问题? ” 蒋允中马上回说: 分掉就分掉了, 有 “ 什么问题! ” 于是四人行动迅速地私分了这笔公款。 另一方面, 9 名案犯的经济犯罪问题大都发生在 钼铁矿闭矿歇业前后, 他们趁着闭矿歇业的混乱时 期, 在处 置 国 有 资 产 中 浑 水 摸 鱼 、 捞 好 处 , 肆 无 忌 惮 大 地贪 污 受 贿 、 用 公 款 。 有 的 领 导 干 部 明 知 下 属 在 资 挪 产处置中 隐 匿 瞒 报 、 饱 私 囊 , 也 睁 一 只 眼 闭 一 只 眼 、 中 包庇纵容, 甚至采取敲诈勒索的手法来达到利益均 沾。 2002 年初, 钼铁矿准备闭矿歇业之时, 矿里就已经 开始 混 乱 。 有 一 天 , 项 目 开 发 处 处 长 姚 建 明 找 到 副 矿 长兼党委书记鲁立弟汇报说: 大仓库里有批报废的 “ 2004 年 6 月 19 日, 蒋允中私自将钼铁矿“小金 库 ” 里 的 36 万 元 存 单 取 现 后 分 别 在 同 年 7 月 14 日 、 10 月 27 日投入杭州湖墅南路的一个证券营业部用于 个人炒 股 投 资 。 直 至 案 发 后 , 蒋 允 中 才 把 这 笔 资 金 退 出。 加强对歇业企业的监管 设备和物资, 已经管不了了, 再这样下去要被别人偷 掉, 还不 如 我 们 自 己 处 理 掉 。 ” 立 弟 当 即 表 示 同 意 。 鲁 2006 年下半年, 余杭区人民检察院在调查杭州市 另一家 歇 业 企 业 的 经 济 问 题 时 敏 锐 地 觉 察 到 , 国 有 企 业歇业 后 的 资 产 处 置 大 有 文 章 。 他 们 举 一 反 三 , 调 阅 了钼铁 矿 歇 业 后 国 有 资 产 处 置 情 况 的 档 案 , 发 现 有 部 分资金去向 不 明 , 马 上 传 讯 了 俞 兴 华 、 立 弟 、 允 中 鲁 蒋 等人进行调查讯问。俞兴华首先供述了自己伙同他人 私分公款 48 万余元的事实。随后, 整个案情逐渐显山 露水, 9 名案犯涉案金额共计 200 余万元。 一个歇业企 业竟然 隐 藏 着 人 员 如 此 之 多 、 额 如 此 之 大 的 经 济 犯 金 罪问题, 这实在值得有关部门深思和关注。 钼铁矿的留守人员大都存有一种补偿心理。俞兴 华在悔过书中剖析自己的犯罪原因时写道: 从主观 “ 上分析, 在企业即将结束的时候, 在自己即将完成历 史使命的时候, 思想上发生了可怕的变化, 总感到自 己担任企业领导近十年, 辛辛苦苦、 勤恳恳地为企 勤 业工作, 最终却因企业闭矿歇业而被解除了劳动合 同, 成为下岗职工, 这是自己也想不到的。由于自己感 到太吃亏、 委 屈 , 潜 移 默 化 地 经 受 不 住 金 钱 的 诱 惑 , 太 成为金钱的 俘 虏 , 最 终 走 上 了 犯 罪 道 路 。 ” 兴 华 、 俞 鲁 立弟等 人 原 来 都 是 县 级 国 有 企 业 的 领 导 干 部 , 由 于 企 业歇业, 一夜之间成了留守人员, 基本工资只有 700 不久 , 他 便 以 别 人 向 他 借 钱 和 买 房 缺 少 定 金 为 由 , 堂 而皇之地向姚建明索要了 3 万元人民币。鲁立弟反思 “ 管 说: 我 犯 罪 的 主 要 原 因 是 钼 铁 矿 面 临 歇 业 、 理 比 较 混乱之际 , 自 己 心 理 不 平 衡 , 放 松 了 对 自 己 的 要 求 。 ” “ 俞兴华也在悔过书中写道: 企业闭矿歇业这一非常 时期 给 我 思 想 上 带 来 了 负 面 影 响 , 以 及 为 我 擅 自 发 放 奖金提供了一定的条件。” 企业歇业前后的混乱时期, 客观上为一些心术不正者提供了违法犯罪的机会和 条件, 同时也容易使一些人诱发能捞则捞、 捞白不 不 捞的心理 定 势 。 例 如 , 钼 铁 矿 歇 业 前 从 大 账 ” 投 在 “ 上 保险 公 司 的 集 体 保 险 款 , 歇 业 后 的 保 险 返 还 款 就 乘 机 返还到了 “小金库” “小账” 的 上。 由此, 有关部门必须加强对歇业企业的监管工 作, 在企业歇业前后必须严格清产核资, 认真审计资 产数额和财务账目。在处置国有资产中要建立和健全 评估 机 制 和 财 务 制 度 , 遏 制 歇 业 企 业 和 受 托 的 资 产 处 置单位联手作案, 严防国有资产流失。同时, 要加强歇 业企 业 职 工 的 思 想 教 育 工 作 , 提 高 他 们 的 思 想 觉 悟 , 增强他们的法纪意识。对于在处置国有资产中大搞权 钱交易、 污 受 贿 、 用 公 款 的 腐 败 案 件 , 必 须 严 肃 查 贪 挪 处, 决不姑息。 53


 
上一篇:钼_百度百科   下一篇:请问钼铁矿到底有辐射吗  
[鎵撳嵃鏂囩珷] [鍏抽棴绐楀彛]
 Google Adsense
 
 鐩稿叧鏂囩珷
·请问钼铁矿到底有辐射
·钼铁矿里的一窝硕鼠
·钼_百度百科
·废弃钼铁矿对周边环境
·珍珠养殖的现状
·珍珠原来是这么形成的
·淡水珍珠蚌养殖技术(
·珍珠的养殖过程
·比较环锭纺与转杯纺的
·纺纱过程的一对基本矛
·厂家 气流纺玻璃管配
·纱怎么纺出来的?
·什么叫化纤纱线
·化纤纱企业公司_化纤
·化纤窗纱
·浙江杭州凯利化纤有限
·丝绸大家
·新型材料-人造蜘蛛丝
·人造丝绸红色礼服
·丝绸服装
 鐑偣鏂囩珷
·侣行:金珍珠养殖场真
·分切机 分纸机 窄带分
·20世纪的人造出了18世
·引纱管黄页、引纱管公
·棉纱月报:纱价全线月
·蜘蛛丝蛋白可用于工程
·何谓绫罗绸缎(丝绸拾
·化纤纱突出特点之一:
·种田小伙搞珍珠养殖场
·淡水珍珠
·在中国丝绸城买的“真
·组图:蕾哈娜白西装配
·丝绸大家
·【化纤纱】_化纤纱批
·“德清珍珠养殖”入选
·常德鼎城5月底前全面
·纱怎么纺出来的?
·气流纺配件引纱管
·人造卫星越来越多天文
·隆众资讯2019年7月PTA
棣栭〉 | 鍏充簬鎴戜滑 | 鑱旂郴鎴戜滑 | 骞垮憡鏈嶅姟 | 濯掍綋鎶ラ亾 | 娉曞緥澹版槑 | 鍙嬫儏閾炬帴銆 - 銆绔欑偣鍦板浘
Copyright © 2002-2019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